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黄老道家鬼神观
2022-05-17 07:58:03

      《老子》以“道”这个超自然的主宰,来代替传统的上帝鬼神,认为“道以往天下,其鬼不神”(第六十章),从而否认了天命鬼神的权威,并提出“道”是世界万物的本源。“道”是在商代创造的上帝、周人创造的天神等神权观念之上,是早于上帝的,居于上帝鬼神之上,“有物混成,先天地而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第二十五章)第四章记载:“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这说明“道”是绝对的,“道”产生万物,即使有所谓天帝,也是在“道”之后,是“道”的产物。

                  上海公墓,天逸静园.

          462.jpg

    庄子发展了老子“道”的学说,他把“道”凌驾于天地鬼神上帝之上,认为“道”是万物的本源。《庄子·大宗师》云:“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这说明,“道”虽然没有形象,却是比天地更为古老,而且能化生天地万物以至上帝鬼神的第一性的精神本体。这个所谓产生天地万物的“非物”的精神本体—“道”实际上是对宇宙本体的物质性的否定。

    庄子认为天地万物是由气构成的,万物的生成是由于气的凝聚,万物的死亡是由于气的消散。在对人的生、死问题上,他认为生、死是与气的聚散有关,《知北游》云:“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故曰:通天下一气耳。”这表明庄子看到了气之聚散与物之生灭之间的关系,把人的生死看作是阴阳之气运动的自然过程。《庄子·至乐》中讲到庄子的妻子死了,庄子“鼓盆而歌”。惠施问他为什么没有悲伤之感。庄子回答道:“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菊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堰然寝于巨室,而我嗽檄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庄子认为人之生,其形体是“气”的凝聚,人之死,是构成形骸的“气”的消散。这种生死“气化”的观点,在中国思想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庄子认为,人有降服鬼神的能力,能使鬼神服从人的意愿。如《庄子·人世间》:“拘耳目内通而外于心知,鬼神将来舍。”只要将自己的听觉、视觉引向体内,排除心智的作用,那么鬼神就会来到你的胸中,听从你的指挥。《天道》云:“知天乐者,无天怨,无人非,无物累,无鬼责。故曰:其动也天,其静也地,一心定而王天下,其鬼不祟,其魂不疲。”人只要知晓天道,鬼就不会作祟,就只能“守其幽”,老老实实地在幽暗的地方呆着。鬼神不仅在“道”的面前威力顿失,而且只要阴阳协调,鬼神也不能为祟,即所谓“阴阳和静,鬼神不扰”。

    《庄子·天地》篇云:“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无为而万物化,渊静而百姓定,《记》曰:‘通于一而万事毕,无心得而鬼神服。”,这里他所谓的“一”就是“道”,庄子认为君主应当无为、无欲、渊静,只有融会贯通了“道”,万物就会自然生长,心中空无一物就使鬼神服从。和“道”比起来,鬼神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战国时期道家的提出“道”是万物的本源。老子的“道”是居于上帝鬼神之上的。庄子发展了老子“道”的学说,并认为天地万物是由“气”构成的。人的生、死与气的聚散有关。庄子还认为人具有降服鬼神的能力,人只要融会贯通了“道”,就能使鬼神服从人的意愿。


联系方式

电话:021-34501526

传真:021-34501526

手机:1391619854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