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儒家鬼神观
2022-05-17 07:56:42

    曾子《大戴礼记·曾子天圆篇》中,曾子认为万物是由阴阳两种“精气”化生而成的。“阳之精气曰神,阴之精气曰灵。神灵者,品物之本也,而礼乐仁义之祖也,而善否治乱之所兴作也”;“毛虫之精者曰麟,羽之精者曰凤,介虫之精者曰龙,裸虫之精者曰圣人”;“是故圣人为天地主,为山川主,为鬼神主,为宗庙主”。曾子所说的“神灵”是指阴阳两种精气,不是指天地神抵。

                  上海公墓,天逸静园.

          461.jpg

    子思也没有否定“天”或“鬼神”的存在,而是强调了人自身“诚”的重要作用,指出了“诚”与“天道”、“人道”的关系。他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礼记·中庸》)“天道”是诚信的,“人道”之应“天道”也必须通过“诚”。达到“诚”的途径是要“尽其性”,有一个“循性以求”的道德修养过程,即努力去发掘和扩充内心得之于天的本性,也就是说要使“诚”的主观精神作用得到充分的发挥,从“尽人之性”到“尽物之性”,以至“可以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中庸》。这样,即可通过“存诚尽性”的途径,达到“天人合一”是神秘境界。不仅如此子思还认为“诚”具有无比神奇的作用。他说:“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现)乎着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中庸)))这是说,人能达到至诚的境界,就可以前知,可以预知事物未来的发展趋势。国家将要兴盛,就一定会有吉祥的征兆出现;国家将要灭亡,就一定会有妖孽出现。这种祯祥、这种妖孽,可以通过著龟表现出来,也可以通过四体表现出来,通过着龟占卜预测的方法,人的祸或者福将要发生的时候,善,也就是好的情况,一定能够预先知道;不善,也就是坏的情况,也一定能够预先知道。所以说人能达到至诚的境界,就如同神明一样,可以神而明之,可以先知先觉。只要“至诚”,就可以预卜吉凶,通过卜盆了解天和鬼神的思想,从而得出“至诚如神”的结论。可见,子思的“尽诚尽性”思想,具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宣扬人的内心修养达到“至诚”这一精神境界时,便可以通过卜盆而与“天”或“鬼神”相通,与天地匹配。

    孟子也不否认鬼神的存在,但他将民的利益置于鬼神之上。《孟子·尽心下》云:“民为贵,社樱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而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社翟,则变置。牺牲既成,集盛既洁,祭祀以时,然而旱干水溢,则变置社翟。”其中的“社”是土地神,“翟”是指谷神。朱熹《集注》“社,土神;翟,谷神”;“丘”是众的意思,“丘民”指天下百姓。孟子认为百姓是最重要的,土谷之神次于百姓,君主的地位要更轻一些,所以得到天下百姓的拥护就能做天子,得到天子的信任就能够做诸侯,得到诸侯的信任就能做大夫。诸侯危及国家的安定,那就改立诸侯。祭祀时用的牺牲已经长成,用作祭祀的谷物己经是清洁的,又是按时祭祀的,然而还是干旱水涝,那就改立土谷之神。孟子认为如果神灵不显威灵,置百姓的利益不顾,就变置之,更立之,甚至毁弃之。

    战国晚期的荀子否认鬼神的存在,但不反对祭祀。荀子认为祭祀只是一种仪式,并非真的有鬼神,有人问:“零而雨,何也?”荀子回答道:“无何也,犹不零而雨也。日月食而救之,天旱而零,卜筑然后决大事,非以为得求也,以文之也。”(((荀子·天论)))举行祈雨的宗教仪式(零)而下雨和不举行祈雨的宗教仪式而下雨,都是一样,宗教仪式对于下雨不下雨毫无关系。

    荀子虽然反对有意志的“天”,但有时对于“天”仍旧保留着神秘主义思想的残余,他说:“天生蒸民,有所以取之”(((荀子·荣辱))),“皇天隆物,以示下民,或厚或薄,帝不齐均”(((荀子·赋》)。这里的“天”还是有意志的。他反对宗教迷信,却又认为保留“神道设教”有好处,说卜盆,祭祀是“君子以为文”,“百姓以为神”(((荀子·天论)}),就是说君子把祭祀活动看作一种纹饰教化活动,而百姓则把神灵看的至高无上。也就是荀子所说的“其在君子以为人道也,其在百姓以为鬼事也”(((荀子·礼论》)。

    荀子不但批判了鬼神观念,还从唯物主义认识论找出引起鬼神观念的原因。他说:“凡人之有鬼也,必以其感忽之间疑玄之时正之。此人所以无有而有无之时也;而己以正事。”(((荀子·解蔽)))这是说,世上本来就没什么鬼神,人们之所以觉得有鬼神存在,其实是自己在神志不清的时候产生的错觉造成的假象。他举例说:“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其为人也,愚而善畏。明月而宵行,俯视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其发,以为立魅也;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岂不哀哉!”(((荀子·解蔽)})

    荀子认为“天”、“神”都是自然界自身变化的规律。《荀子·天论》载:“列星随旋,日月递诏,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其功,其是之谓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其无形,夫是之谓天。”荀子认为日月星辰的变化、四时的交替、自然万物的生长,都是自然变化的结果,这种自然、天象运行变化的规律就是“神”。

    由以上可知,战国时期,儒家的鬼神观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战国早期儒家都未否认鬼神的存在,曾子认为“神灵”是由“阴阳”两种“精气”化生而成的。子思不否认鬼神,却强调人自身“诚”的作用,只要达到“至诚”境界,就可以通过卜益而与“天”或“鬼神”相通。孟子也不否认鬼神的存在,但将人民的利益置于鬼神之上。战国晚期的荀子则否认鬼神的存在,认为“天”、“神”都是自然界变化的规律,但荀子又从神道设教的角度考虑,不反对祭祀。


联系方式

电话:021-34501526

传真:021-34501526

手机:1391619854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