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墨家鬼神观
2022-05-17 07:54:59

    据班固《汉书·艺文志》所言,墨家职业源远流长,“墨家者流,盖出于清庙之守。茅屋采椽,是以贵俭;养三老五更,是以兼爱;选士大射,是以贵贤;宗祀严父,是以右鬼;顺四时而行,是以非命;以孝视天下,是以尚同。”所谓“清庙之守”是指属于周礼等级下的巫祝等神职人员。《吕氏春秋·当染》也载墨子曾随周太宰学习郊庙之礼。

                    上海公墓,天逸静园

              460.jpg

    墨子认为宗教是抑制暴政、赏善罚恶、整治社会秩序的主要力量,他将社会混乱的原因归结为人们不“明鬼神”、“疑惑鬼神”。他说:“逮至昔三代圣王既没,天下失义,诸侯力正。是以存夫为人君臣上下者之不惠忠也,父子弟兄之不慈孝弟长贞良也,正长之不强于听治,贱人之不强于从事也。民之为淫暴寇乱盗贼,以兵刃毒药水火,退无罪人乎道路率径,夺人车马衣裘以自利者,并作由此始,是以天下大乱。此其故何以然也?则皆以疑惑鬼神之有与无之别,不明乎鬼神之能赏贤而惩暴也。今若使天下之人,皆若信鬼神之能赏贤而罚暴也,则夫天下岂乱哉!”他批评那些怀疑鬼神者:“何不尝入一乡一里而问之?自古以及今,生民以来者,亦有尝见鬼神之物,闻鬼神之声,则鬼神何谓无乎?”(((明鬼下)))从《墨子》所言可见,这一时期的社会下层民众还是很迷信鬼神的。

      《墨子·尚同中》:“故古者圣王明天鬼之所欲,而避天鬼之所憎,以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是以率天下之万民,齐戒沐浴,洁为酒醋集盛,以祭祀天鬼。其事鬼神也,酒醋集盛不敢不镯洁,牺牲不敢不脂肥,硅璧币帛不敢不中度量,春秋祭祀不敢失时几,听狱不敢不中,分财不敢不均,居处不敢怠慢。曰:其为正长若此,是故上者天鬼有厚乎其为正长也,下者万民有便利乎其为政长也。天鬼之所深厚而能强从事焉,则天鬼之福可得也;万民之所便利而能强从事焉,则万民之亲可得也。其为政若此,是以谋事得,举事成,入守固,出诛胜。曰:何故之以也?曰:唯而以尚同为政者也。故古者圣王之为政若此。”也就是说,作为圣王的天子,上得天鬼的保佑,下得百姓的亲近,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是他的崇高追求。古代圣王在祭祀鬼神的之前要斋戒沐浴,准备好洁净的“酒醋集盛”、脆肥的牺牲、按照一定的大小规格使用“硅璧币帛”。并按时祭祀,秉公处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有这样,才能讨得鬼神的欢心,鬼神才给赐福;给万民以便利,才能受到万民的拥护,其统治就能巩固。

    墨子认为鬼神有赏贤罚暴的能力。《墨子·明鬼下》:“鬼神之所赏,无小必赏之;鬼神之所罚,无大必罚之。”鬼神是赏罚分明的,鬼神不会因为事情的大小而不给予赏赐或惩罚。鬼神的赏善罚暴有利于治理国家,他在《明鬼下》篇进行了论述:“是故子墨子曰:‘尝若鬼神之能赏贤如罚暴也,盖本施之国家,施之万民,实所以治国家、利万民之道也。若以为不然,是以吏治官府之不洁廉,男女之为无别者,鬼神见之。民之为淫暴寇乱盗贼,以兵刃毒药水火,退无罪人乎道路,夺人车马衣裘以自利者,有鬼神见之。是以吏治官府,不敢不洁廉,见善不敢不赏,见暴不敢不罪。民之为淫暴寇乱盗贼,以兵刃毒药水火,退无罪人乎道路,夺车马、衣裘以自利者,由此止,是以莫放。幽闲,拟乎鬼神之明,显明,有一人畏上诛罚,是以天下治。”,墨子认为鬼神能够赏善罚暴,有利于国家的安定、社会秩序的稳定。如果有人不以为然,继续作恶,鬼神就会出现,赏善罚暴,制止社会上的混乱现象,使得作恶之人不敢放肆。这样,天下才会太平,社会才能稳定。


联系方式

电话:021-34501526

传真:021-34501526

手机:1391619854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