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中国佛教徒的特殊精神
2020-05-08 17:10:30
    早在1933年,微音就提出,为改变佛教会被少数人所操纵的局面,应对佛教会会员以至委员的资格进行明确的规定和限制,但其主张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1935年太虚再次指出,中国佛教会及各分会是“管理佛教寺庵之僧尼及产业”的团体,其会员应包括全体僧尼,僧尼不但入会而且应为当然会员。太虚的提议得到政府当局的大力支持。1936年6月,经民众训练部修改的《中国佛教会章程草案》,从国家法规的层面规定:鉴于佛教会是全国僧尼的组织,其会员应仅限于僧尼,僧尼必须入会且有入会的义务,而在家居士只可受聘为擅护,列席会议,协助进行,绝对不得入会,取得与僧尼同等之会员资格。国民政府要员陈念中对此作了进一步的解释,他说,欲求佛教的真正统一、团结,必先自会内无俗、会外无僧做起,况且只有全国僧尼负责参加方能发生宏效,否则则会引起派别斗争。中央党部民训部指导处处长张廷I,}rl}也认为,佛教会为特殊的宗教团体,不有组织则已,要有组织必须强令全国僧尼加凡‘方可整伤教规,渐养成中国佛教徒的特殊精神为护教救国的准备”。不难看出,限定全部僧尼入会的目的,是要将其纳入到佛教会统一管理之下,有效地制止佛教内教团的分裂,以更好地整顿、纯洁佛教会,从而改变其被少数人所操纵的局面,使之更加健全与完善。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天逸静园玫瑰园,
                                        中国佛教徒的特殊精神

    国民政府的决策得到了全国知识素养较高的革新派僧尼的认同和拥护,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与佛教及僧尼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但也有一些有识之士经过冷静的分析和思考,提出更加周全的建议,如大醒认为,一味排斥居士的做法欠妥,佛教会是应该排斥破坏佛教的居士,但真心护法的居士加入作为中坚,则更有利于佛教整顿、改革的成功。他主张佛教会会员应有两种:一种是当然会员,凡出家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为当然会员,必须全数加入;另一种是随意会员,凡曾受优婆塞、优婆夷戒者应劝其加入,而居士会员至少以曾受三阪依者为合格[[IS]。善因则进而指出,要根据佛教会的功能而定,不能一概而论,主要应分以下三种情况:其一,如果佛教会如太虚和政府当局所认为的是“统理僧尼大众’、“管理僧尼”的教团组织,僧尼应为当然会员,勿须入会手续,居士则绝对不可加入,因为在教义上居士是不应处于管理僧尼地位的,如其一定要站在佛教会的立场上去管理僧尼,与法理和情理都不合;其二,如果佛教会是一个广泛普遍的“弘法利生”的道场,居士应该加入;其三,如果佛教会是一个“护持佛教”的团体,仅仅是为佛教对付外来风潮的,那么,居士不但要加入,而且还要多多的加入,全国僧尼加入与否则无足轻重。大醒、善因等对居士入会则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并不是所有居士都是热心护法的,有一部分居士不借办佛教会的名义维持其生活,甚至利用佛教会沽名钓誉;有些地方的佛教会为居士所把持;另一方面,居士处于护法的地位,真正护法的居士即使不加入佛教会,依然能够随时随处的尽护法的责任。基于以上认识,他们对居士入会提出更高要求:被选居士务须为一县或一省德高望重之正信居士,并且居士在理监事以及常务理监事的人数不得超过其总数的三分之一!
    改革佛教会会员的思想虽然得到了僧界有识之士的积极拥护,而把持中国佛教会的旧派僧尼和居士则极力反对。其原因大概有两类:一部分人确实是因为思想太守旧,文化素质太低以致沉溺于佛事迷信而对佛教会的改革没有兴趣;另外一些人则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利和地位‘他们事实上最怕的就是这班学僧将来革他们的寺产和地位”。
 
联系方式

电话:021-34501526

传真:021-34501526

手机:1391619854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