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僧界对佛教会的不满情绪
2020-05-08 17:08:05
    在中国近现代,佛教会对佛教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健全的佛教会能团结全国佛教徒的力量使其各尽其力,以之宏化接物,产生特殊之效果。否则,则内不足以言整顿,外不足以言弘扬。ca早在1931年4月,太虚曾发表《告全国佛教徒代表书》,揭露中国佛教会机构内部的黑暗:经费紧张;具体会务无专人管理;常委开会讨论重要事项也有人屡不到场,而委托连委员资格也没有的人代表,甚至1个人代表两个常委;开会没人担任主席,没人记录;尽管全国佛教徒代表大会年年召开,但未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历届大会提案的决议也从未执行,等等。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天逸静园玫瑰园,
                                 僧界对佛教会的不满情绪

    当时,僧界对佛教会的不满情绪日益显露出来。芝峰首先表示对佛教会早已失望,称其组织不健全,“委员中虽拉得少数的德学颇优的僧伽和居士们,也不过给他们做傀儡罢了’,‘现在的佛教会是被劣绅土豪所霸占“是他们吃饭发财的机关”}z}。法舫则对佛教会的不作为感到十分痛心,他说:“七年以来,未曾见中国佛教会在佛教中做过一件于佛教有利益的事情,对于国家民众,除了通告全国寺院与佛教团体做了几次和平法会,劝募了些许急l}捐款之外,并无其它事业表现”[3]。大悟则指出,佛教会不但不作为而且还有碍于佛教的发展,是弘扬佛法的绊脚石“其与国佛教,不仅无丝毫之贡献,且为宏扬佛法之一大障碍。大醒称佛教会是恶僧的保护伞,是佛教内部黑暗、腐败的根实际上是替一般无愧的伪僧反多添了一重作恶的保障,益趋于黑暗”。这些弊端,也使热心佛教事业的居士寒心,黄健六居士等撰写《中国佛教会本届之黑幕》一文,揭露佛教会内部存在的十种弊端,并进一步证实其为少数人所操纵的种种事实。
    在僧、俗两界的压力下,改革佛教会已提上议事日程,并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太虚即称,如果中佛会不能改组,不如解散;普觉则呼吁要救佛教,兴佛教非有健全、良好、正当、有力的佛教会不可[[6];大醒也认为如不切实整顿佛教会,对整个佛教和全体僧尼都没有任何益她“中国佛教会若单独是空洞褂一块招牌对于佛教与僧众本身是在看不出有何利益”[7]。国民政府鉴于国际、国内形势以及过去佛教会成效不显著,也认为佛教会须彻底清理。1936年6月,民众训练部修改《中国佛教会章程草案》77条、要点说明8则以大力支持佛教会的改组。
    在改革佛教会时机已经成熟之时,僧界针对佛教会存在的会员、会务、组织等问题展开了一系列的改革。
 

联系方式

电话:021-34501526

传真:021-34501526

手机:1391619854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