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
上海福泉山遗址吴家场墓地发掘
2018-06-06 10:17
    福泉山遗址位于上海市青浦区重固镇,是上海地区唯一一处遗址类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多次考古工作集中于“福泉山”的土墩上,发掘确认这是一处人工堆筑而成的墓地,特别是良诸文化晚期权贵墓葬的发现,为推动太湖地区史前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材料。2007年,随着良诸古城的发现,对于良诸文化时期遗址聚落布局有了新的认识。受其启发,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自2007年末开始有计划地对福泉山遗址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和试掘工作。调查显示福泉山遗址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20082009年的发掘发现了一座新的良诸文化权贵大墓(M204,墓葬所在地吴家场是除“福泉山”土墩之外的另一处墓地。2010年12月一2011年1月,为了进一步了解福泉山遗址的聚落布局情况,确定墓地的性质,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再次对遗址进行了主动性的发掘。本次发掘公布探方11个,发掘面积共231平方米,清理墓葬7座,其中良诸文化墓葬4座,灰坑14个,灰沟3条,水井1口。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天逸静园玫瑰园
上海福泉山遗址吴家场墓地发掘
    根据航片和现场地貌的实际情况,发掘位置选择在遗址三处地势较高的地点:压相坟、吴家场西侧和吴家场。前两处地点主要以周代和宋代以后堆积为主,局部有广富林文化和良诸文化的堆积,分布面积较小。吴家场地点的发掘是本次工作的重点。
    本次发掘确认了吴家场地点主体是良诸晚期人工堆筑的权贵墓地,并确定了墓地的东界和墓地的堆积及使用过程。上一年度发掘,已经基本确定了墓地的南北边界,目前吴家场墓地仅西界没有确认,但是根据以往的考古调查可以推测,墓地的西界可能在今狄径河湾汉附近。据此,我们可以推测吴家场墓地大致南北长约35米,东西宽约50多米,面积近2000平方米。
    墓地堆筑于湖沼相灰黑色淤泥层之上,营建时间开始于良诸文化晚期,墓地的营建是一个有计划性的行为。本次发掘地处墓地的东部,墓地东界呈明显的坡状堆积,堆积过程黄土、灰黑土相间累积,显示出一定的规律性。墓地使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本次发现的M210和M211为代表,这是首批使用吴家场墓地的先民,墓主较为富庶但非权贵。第二阶段,以2008年发现的M204和本次发现的M207为代表,墓主身份为权贵,随葬品数量多而且精美。第三阶段,以分别打破M204和M207的M203和M205为代表,墓主可能与大墓有着密切关系,但是级别已有所降低。在墓地之上,还发现有广富林文化和马桥文化的遗迹,墓地还遭到了唐宋以后人类活动的破坏,M207南侧即发现了一座唐代墓葬。
    本次发掘在吴家场墓地又发现了4座良诸文化墓葬。M210, M211从层位上判断,为墓地使用的最早阶段。M210,墓葬南北长约2.05米,东西宽约0.6米,墓坑仅见少量骨骼残渣,随葬品共4件,分别为2件陶器和2件石钱。M211,墓葬南北长约2.2米,东西宽约0.7米,随葬品共36件,有陶器、石器、玉器和骨器。M205为一座儿童墓葬,南北长约1.5米,东西宽约0.65米,随葬品12件,有陶器、石器和玉器。从层位上判断,M205是本次发现的最晚阶段的良诸文化墓葬,它的南部打破了M207的西北角。由于M207的塌陷,M205的底部呈明显的北高南低倾斜。  
    本次发掘最主要的收获是发现和清理了良诸文化晚期权贵大墓一一M207 o M207为竖穴土坑墓,宽约2米,长约4米,深约0.9米。墓葬规模大,墓葬形制比较清晰,在墓坑的西壁上,甚至可以观察到距今4000多年前的使用工具的痕迹。墓坑内有棺,未见有撑的迹象。棺木长约3.2米,宽1.1米,棺的东西两侧及底部见有明显的弧度,因此推测为整木对剖后制作而成的独木棺形制。由于长期埋藏,棺木已经腐蚀,但在现场尚可分辨出棺盖、棺底的板灰痕迹,在棺盖与棺底的位置还发现有红色髯漆的迹象。在野外工作中,我们还辨认出墓葬封土、填土及墓葬塌陷等堆积过程,它为良诸文化墓葬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证资料。
    M207发现了用6只狗殉葬的习俗。6具狗骨骼,分别位于墓坑的西、北和东侧。从埋藏的位置分析,有的葬在棺木之上,有的葬于棺木的外侧。过去的考古发掘,上海金山亭林遗址良诸文化墓葬中曾发现多座在墓主的脚后殉葬狗的事例。但是,一次殉葬6只狗,这一现象在良诸文化墓葬乃至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中十分罕见。
    M207,墓向1790,墓主头向南,骨骼的位置较为零乱,骨骼中不见脊椎骨、盆骨等,仅见有头骨、四肢骨,骨骼错位现象明显,因此,推测为二次葬。M207的随葬品埋藏的位置分棺外和棺内,棺外随葬品主要是陶器,主要位于棺的北部,有鼎、罐等。由于没有受到棺木塌陷的影响,陶罐仍比较完整。棺内的随葬品数量多,种类丰富,有玉器、石器、陶器、漆器、象牙器、牙器等,共计300余件。由于棺木塌陷,棺内的随葬品与骨骼明显受到挤压破碎。随葬的玉器有玉琼1件、玉璧1件、玉钱6件、玉锥形器4件,其他还有大量的玉管、玉珠、玉片等散落在墓主的身下。玉琼为单节,表面有简化兽面纹装饰,纹饰雕琢比较粗糙。 M207: 139玉钱制作方式比较特殊,器身有两个钻孔,下部的钻孔,特意选择其他相似的玉料进行了填补。陶器有鼎、豆、双鼻壶、罐、阔把杯、双把壶等。双把壶,带盖,盖上及壶身表面装饰有细刻鸟纹图案,十分精美。象牙器有象牙权杖、象牙镯等,牙器有用猪撩牙制作的装饰品和箭锨等。
    由于年代久远,埋藏环境较差,M207的大部分遗物保存状况较差,其中骨器、象牙器等有机质遗物,发现时已经严重朽蚀。为了有效地保护和保存这些精美文物,我们及时联系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张忠培先生也往临现场指导。经过多方讨论,确定将M207整体从野外迁至室内,运用实验室考古清理的方式对墓葬文物进行提取和文物保护、修复工作。
    目前,室内考古清理的工作已经获得初步成果,发现和复原的2件保存相对完整的象牙权杖,是本次工作的重要收获。以M207:  61为例,长约1米,有墩,象牙权杖主体为片状结构,器物表面装饰有精美繁褥的细刻纹饰,以转折处为中轴线,用浅浮雕的方式细致地表现出神像兽面纹的主题,共有10组,主题纹饰外以细密的云雷纹做地纹。权杖主体上大下小,顶端平直,下端为突出的桦状结构,插入墩部。墩部呈椭圆形,主题纹饰为两对鸟纹和兽面纹。这类象牙权杖在福泉山遗址、反山遗址等曾经出土过类似器形。但是,由于条件限制,当时并未清晰认识此类器物的总体特征和意义M207象牙权杖的发现和修复,显示良诸文化礼器除了玉器之外,还存在其他材质为代表的重要的礼器系统,象牙权杖在良诸文化中乃至全国的新石器时代考古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物价值和历史意义。除了象牙权杖,M207经过清理和修复的重要器物还有人头盖骨碗、骨质条形器等,这些都是在良诸文化墓葬中首次发现。
    M207及2008年以来的考古发掘表明,吴家场墓地墓葬是福泉山遗址另一个重要的权贵墓地,墓葬随葬品等级高,出土文物精美,充分说明福泉山遗址是上海地区良诸文化时期最重要的遗址,是良诸文化晚期重要的政治中心。本次发掘在长江下游地区考古中第一次采用实验室考古清理的方法,整体提取M207墓葬,成功清理和修复了大量珍贵文物,特别对于脆弱的牙骨有机质出土文物的处理和保护,是一次新的尝试,对长江下游地区的考古工作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联系方式

电话:021-33842038

传真:021-60516948

手机:13296246948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龚卫路388号